谢霆锋《放肆》:摇滚精神找到了电音出口谢霆锋

手纹算命图解

2018-06-01

在谢霆锋的音乐中,这好像还是第一遭。 长久以来,谢霆锋摇滚歌手的音乐形象已经深入人心。 但求新求变也是他作为艺人的一大特色,比如他塑造了极多类型的影视剧形象,以及他在《锋味》中不断尝试菜系的融合试验,都为他的艺术道路带来很多生命力。 这首《放肆》也一样,谢霆锋用电音融合摇滚,显示出明显的求新求变之心。

正如歌名所取的放肆一般,在曲风的混搭中,他带着听众完成了一场畅快淋漓的自我宣泄。

融合讲求技巧,从编曲上看,《放肆》是一首很成功的EDM作品:它在陈子龙上口的旋律基础上,所使用的采样选择、节奏设置、程式设定,都是近两年电子排行榜上成功作品的模式,足够一听带飞。

比如在歌曲走向上,《放肆》将听众的听觉平衡由低拉高,再骤然失重,然后落入平面给一段纯电音solo,反复循环。

这是近几年各路DJ屡试不爽的舞池法则。 因而作为谢霆锋首次正式尝试的EDM舞曲,《放肆》单从旋律和编曲上说,显然没有留出任何失手的可能。 但对歌手声线的高保留却显示出了这首作品的独特。

它没有采用任何失真的Auto-tune,只是加了一层薄薄的舞曲滤镜,让人声仅带上一丝流离的迷幻感,最大程度上还原了谢霆锋声线和唱腔的真实度。 所以那股硬核的摇滚劲儿,透过谢霆锋式铿锵的歌词咬字传递出来,听得清清楚楚。

好像摇滚之于谢霆锋,已经演化成是一种内在的精神,因而不拘泥于音乐外表,好像只要是他的声线唱腔咬字,都可以听到摇滚味道。 毕竟,从叛逆到成熟,谢霆锋作为摇滚的符号,已经深入人心。

歌词延续了这一印象(我就要放肆/勇敢做一次…一副行走的空皮囊/没有了自我理想希望),但又用浩瀚、宇宙、光年这样略带迷幻的词眼,适度贴合了电音舞曲的听觉观感。

副歌一样一样的字眼重复,也切近舞曲盘旋的旋律走向。

于谢霆锋的摇滚形象、于EDM舞曲的听觉观感,歌词的风格配比适度且巧妙。

这与《放肆》的整体观感相一致,兼具摇滚的内核与电音的外放,给摇滚精神找到了EDM的出口。 作为谢霆锋异想天开音乐计划的第二单,《放肆》有点异想天开,却又在情理之中,也让人对他的后续作品保有了更多期待。

谢霆锋《放肆》:摇滚精神找到了电音出口谢霆锋